平安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乌克兰victoryday14 > 天使与恶魔

第690章 天使与恶魔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使与恶魔》。

王锐看着他,目中的憎恶,似已变为感激。杨麟道:现在你若还居之者不悦。唯諴受命,恬然恭逊,口

“我叫沈问丘。”

这便这位衣着华贵青年的来处,他只记得当时不断有飓风吹打着自己,继而,他再度醒来之时便是在这中土神洲的少华山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至于他的朋友们,现在他也不知道他们掉在哪儿去了。

那叫乐凡的少年才不管他是沈问丘还是沈问东,又或者是沈问西,他并不想理会一个连基本常识都没有的智障,甚至不想和这位牵扯上太多关系,如果自己去招惹这种愣头青,那无疑不是自己作死。

更可笑的是,一个这样的人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嘲讽,对五洲修士的嘲讽。

因此,那穿破棉袄的少年径直朝着那银装素裹的逶迤大山走去,他可不想迟到,这个月的管理他们的外门师兄师姐似乎都不大好说话。

青年也不尴尬,拿着扫帚跟上那少年,同样,这山脚下,与他同行的人特别多,都是和少年差不多的年纪,也只有他自己是个例外。

毕竟,他那一米九几的身高比之在场的任何一个少年少女那一米六不足的身高,都要高出两个个头有余。

当然,也会有几人会朝他看一眼,只是因为青年穿的衣裳过于华贵,站在他们这一群只配穿破棉袄的少年少女中无疑是鹤立鸡群,一枝独秀,就如那千树万树梨花一样白,却唯独开出一朵桃花来。

衣着华贵的青年并没有理会这些少年少女们看过来的异样目光,站在山脚下,看着这满山银装素裹,半山腰及以上之处便开始靠山而建的壮观建筑,顿时,有感而发,当即来了读书人的雅兴,开口吟道:

“轻羽常落逶迤山,宫殿林立山腰间,疑是人间仙境地,自是天堂遗落处,炊烟袅袅升起时,方知此地是人家……”

“大争之世,文不兴国,书中道理,顽固不变,胡乱说教,遗害不浅。”那自称乐凡的少年郎蓦然转身,嫉恶如仇,盯着那吟诗作赋的俊逸青年嗔怒而语,可却是字字珠玑,比之青年所说更有读书人的风范。

青年对于打断自己兴致的少年极不满意,眉头微蹙,一瞬,又问那少年郎道:“你识诗书,能听得懂?”

少年郎自然听得懂其中,原因无他,他的父亲也曾自诩是个读书人,儒家子弟,爱与他人讲道理,不过,就他那纳灵境二重的修为,跟谁讲什么通天大道理,多管闲事而已,最后还因为管闲事让人一拳给打死,所以少年郎才会对那青年的突然吟诗反感万分,嫉恶如仇。

“不识,我只知道你要在这继续伤春悲秋,浪费时间,上到半山腰之时,少不了一顿鞭子吃,或者死。”

那破棉袄少年说完,也不管那青年,自个儿朝着半山腰处走去。

山势不是十分陡峭,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高,光这到半山腰就有二十里路程,对于这些个还没有一丁点儿修为之人,这山爬起来着实有点高,不过,好在他们天天爬,早已经习惯了。

可对于那个刚刚还在诗兴凌云的青年,当真是高了点,本就是一个文弱书生,这体质要爬上二十里的路程,没有一个半时辰,估计是难。

大雪的天,青年已经是满头的汗水,他气喘吁吁,看向一旁气定神闲,踩着沉稳步子的少年道:“你就不累吗?”

“习惯了。”

少年乐凡淡淡道。同时,对于沈问丘此刻的表现嗤之以鼻,就这样的体格比他自己初来少华山之时,还差好几倍呢?他目不斜视,道:“还有一个时辰,是早上九点,也是外门师兄师姐到岗之时,如果那时你到不了集合的地点,你的下场轻则一顿鞭,重则小命交代。”

少年说完,加快了脚步,不过,依旧是游刃有余,应对自如,按照他的脚程,再有半个时辰,他就能到达集合处。

“一个时辰?九点?到岗?师兄师姐?一顿鞭?小命交代?”

青年对于少年的话只感觉稀里糊涂,迷迷糊糊,完全不知道少年说得是玩意,但还是无奈提起脚速,踹着粗气,追上少年,上气不接下气,语不通顺道:“你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少年郎自是不理会他,脚步匀称,如履平地,只是短短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便将那不中用的青年甩于身后。

沈问丘看着少年,实在无奈,实在不想追,因为他实在太累了,他慢悠悠的往前走,往上爬,至于少年那些个神神叨叨的东西,他才不理会呢?

而路上,他渐渐落于人群后面,倒是有几人看了他一眼,其中有几位少女经过之时,还讨论他的相貌如何来着,但也有几个少年极不友善的盯着他,那眼神恨不得将他的衣服拔下来,事实上,他们就是想将他的衣服给拔下来,在他们看来,一个杂役弱鸡也配穿这么好的

对于李卫红这样的一个武者来说,她是知道的,那就是如果说你把一个人的气势全部都给对付没了的话,就极其有可能在战斗的过程当中,那一个人就会输。

一个人最主要的,除去了战斗本身的强大程度之外,还有着的,便是一个战斗意志的体现。

战斗意志的体现,从某些情况下来说,其实就是一个气势上面的强悍与否。

只有真正的有气势的人,才会在战斗当中,修为境界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之下,实现一个反转,然后再度的获取胜利。

所以,从某方面......

难不成这绑匪不急着要钱?万两黄金。不对,这绑匪恐怕真的不急着要钱。孙宇一拍脑袋,自己忽略了一点。这万两黄金可是大数目,就算他能拿到手,也很难在北宋地界毫发无伤地带走,毕竟一旦走漏消息,就在无宁日。相比之下,还是带着一个小姑娘来得方便,而且因为人质在手,这边也会严守消息。

“回禀上面,我猜对方不急于拿钱,等到了目的地,才会来索取赎金。你们尽可能打探消息,明日我们过江去追。”一旦等到对方回到自己的地盘,那可就被动了。届时恐怕自己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下。

“好的,孙公子放心,我这就去办。”黑人一躬身,转身离去。

“公子,老程我总感觉不踏实。”程镇北看见黑衣人离去,对着孙宇说道。这几日恶狼帮剑拔弩张的,自己等人虽然做好了准备,可自己不在城里盯着,总感觉慌得很。

“老程,咱们出来更好,这样无论结果如何,咱们总是干净的。”既然诸事都安排妥当了,那就只能等结果了。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哪能算无遗策。

当下三人各自洗漱休息,连夜赶路颇为疲乏,明日还不知情形如何,养足精神才是上策。

月色渐浓,鲁国公府外的河面上,突然一阵动静。十数人出现在平静的河面。众人皆穿黑色皮靠,上岸后,将头上的水一阵猛甩。套上头套,各自提好手里的家伙,兵分两路,消失在巷子里。整个过程没有一句言语,都以手势交流。

城西虽不如城南达官显贵云集,却是商贾聚集之地。虽是夜晚,大多数商铺都关门了,可这青楼跟赌坊却是热闹非凡。晓月楼肯定不能与闻香阁相比,来此的不讲究那些诗词弹唱,只是寻个作乐欢场罢了,是商贾最爱的去处。而且这晓月楼是恶狼帮的产业,在此寻欢作乐,最为放心,等闲之人不敢来此闹事,那些权贵又瞧不上这里。

三楼西北角,就是恶狼帮的据点。如此来钱的所在,自是要看紧了。负责此处的是恶狼帮帮主沈起浪的侄儿沈阙,这可是个肥差,若不是自己人,沈起浪肯定不放心。

“哒哒哒”一阵敲门声响起。

“何事,喔~”沈阙正爽着,但是能穿过众多护卫来到此处,肯定是自己人。

“沈公子,楼下一个富商,听说葵儿的口技颇好,非要老身上来问问。”这晓月楼的李妈妈也是没辙,这每月要上交的银两可是不少,那富商一看就手笔不小,只能冒着得罪沈阙的风险,上来问问。

“哦,一会就好。”沈阙倒是没发怒,这些个都是帮中挣钱的工具。闲暇之时自己得些便利也无妨,真碍着挣钱了,那传出去,自己也少不了挨骂。

不大功夫,一女子从内出来,衣衫不整,李妈妈赶紧领着去收拾一番才好接客。

沈阙爽完了,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风月场所,自是极为吵闹,连门外的四名护卫身死,他也丝毫不知。直到他被抹了脖子,想叫却发不出声音。

“慢着,把这几个箱子背走。”这是今天韩载武行动以来第一次说话。本来是干掉这个据点,立马返回。可是看到这箱子里的银子,不拿白不拿,少说也有三千两。众人点头领命,背起东西,顺着绳索直接下到一楼,转眼就消失在黑暗中。另一方高会昌也是如此,直接根据事先安排好的路线,潜入赌坊后院,将恶狼帮看守之人击杀,也顺带带走了赌坊的库银。能够如此顺利,也是因为手里的家伙好。人手一支臂弩,每日勤练,二十步内,基本指哪打哪。有心算无心,如此战绩,实属正常。

在河边汇合的高会昌与韩载武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潜水返回。

不出一个时辰,饿狼帮主沈起浪就收到了消息,两个据点共计死了9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侄儿。这九人能被安排看守赌坊跟青楼,那可都是真正的心腹,一下子死这么多,沈起浪简直要发疯了。

“简直欺人太甚,给我召集人手,定要将那青帮血洗,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这诺大江宁府,有动机,有实力的只有那青帮。原以为那青帮是怕了,没想到是暗处憋着坏了。

“帮主,此事恐有玄机,这青帮在此时出手,恐怕就是引诱我等,不如三思而行。”沈起浪左侧下手一人,轻抚胡须言道,看着倒是个读过书的,就是不知道为何混入这饿狼帮里助纣为虐。

“军师无需多言,这青帮还能飞上天不成?这府尹大人那里,你走一趟,明日里,必要那青帮好看。至于世子那里,我亲自去。”这沈起浪虽然武艺不错,又凭着一股狠劲,倒是混的不小的威名。但这帮会诸事繁杂,倒是一直理不顺。直到后来,这军师言秋的女儿被一路拐到恶狼帮,他倒有几分本事,一路找来了。沈起浪本想杀了他,但想着此人倒有几分本事,又读过书,就留下来做事。这恶狼帮在这金陵都有如此大的势力,言秋自是熄了其他心思,就安心在此做事。,正欲反驳几句。

突然,一艘巨大的轮船停靠岸边,龙青云朗声道:“莫姑娘,准备上船吧!”说话的同时,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莫芷萱哼了一声,迈步向前,龙青云紧跟其后,二人走上了大船。

这艘巨轮通体紫灰,比萃宝斋商船大了许多,长七丈有余,宽二丈,猛地一看,极为雄阔。

此时的南雍海上贸易繁荣发达,南来北往的商贾游客众多,不一会儿,这艘巨轮上就坐满了人。

古朴端庄的隶书“昌盛”徽旗,悬挂船头,迎风招展,气势磅礴。

此轮为客船,木椅倒是比较多,龙青云和莫芷萱找了一个靠船头的位置坐了下来,两人挨肩而坐,一抹沁人心脾的味道,从莫芷萱身上飘来。

这种清新、自然的味道,裹着海浪的湿气朝龙青云扑来,龙青云不禁一怔,心生荡漾之感。

看着龙青云奇怪的表情,莫芷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龙青云,明眸皓齿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此时的莫芷萱娇艳欲滴,明媚动人、面若桃花,清澈如湖水般的大眼睛,波光粼粼、水色潋滟,泛起朵朵涟漪,眼尾细长而上翘,透出灼灼的媚意。

好一双迷人的丹凤眼,龙青云有种触电的感觉,虽然只是一刹那,但也是心生摇曳之感!

龙青云猛地收住心神,看向大海,旁边偶尔有船只交叉而过。

此船甚是高大,二人坐在船头。碧波万顷的大海映入眼帘,乘风破浪的感觉,让龙青云胸臆开阔。

龙青云不禁暗暗心惊,这莫芷萱虽然只有十五六岁年纪,但那股摄人的魅感,自有其惊艳之处。

莫芷萱嘴里嗫嚅着,不知道说的什么,渐渐地,莫芷萱倚在木椅背上,沉沉睡去,连日来的奔波劳顿,美丽的少女已经是太过疲惫,顷刻间,就面带甜笑、酣睡如泥。

龙青云解下蓝袍,披在莫芷萱身长,海风阵阵拂面而来,看着莫芷萱楚楚动人的面容,想起刚才耳鬓厮磨的感觉,一股柔情蜜意涌上心头,竟有心猿意马的感觉。

龙青云收住心神,朝远方极目而去,此时的巨轮已经使进长江入口,溯江而上,朝建康府方向而去。

龙青云看着滚滚长江水,心潮澎湃。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脑海里浮现袁鼎天清矍的面容,嘴里在诉说着:“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说完之后,蓦地不见。

龙青云若有所思,世界上万事万物就像这流动的水,总是变化无定,这用剑、用兵皆无定势,运用的巧妙之处,全在于内心的思虑和筹谋。

龙青云若有所悟,摩星剑法一招一式在脑海中涌现,自己的意念和摩星剑法激荡交汇,兵戈交接间,火花四射,时而迅猛激烈,时而四平八稳。剑势一泻千里,气吞万里如虎。

龙青云神采飞扬,似乎对摩星剑法的领悟达到了融汇贯通之境。

蓦地!

龙青云神情凝重,面色变幻不定,突然感觉百会穴出现阻滞之感。须知百会穴,经属督脉,为手足三阳督脉之会,百会穴乃人体头颈部位要害穴。

龙青云接连试了几次,试图冲破这百会穴淤塞之处,皆无所获,突感胸中烦闷,几有昏晕之感,龙青云大为震惊,脐上鸠尾穴似乎也出现了阻滞。

龙青云乃九代医学世家出身,当然明白这鸠尾穴,乃任脉之络穴,阻滞久了,冲击肝胆,震动心脏,就会血滞而亡。

但是此时,正是紧要处,龙青云也不敢着急,强行冲破淤塞之处,只好渐渐静下心来,心中默念:“兵无常势,水无长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这十六字剑诀看似简单,实则颇为玄妙,龙青云似乎理解了其字面意思,但其深意却是懵懵懂懂,似乎接近了要义,似乎又很遥远。

恍惚间,龙青云极目而去。

江水漫漫,巨轮逆水而上!

湍急的水流,被巨轮一分为二,向两边四散而开,这分散疏导之势,甚是为妙!

龙青云大为惊喜,豁然开朗:“这巨轮就像自己的真气,而这流水就像自己身上淤塞处,不能一谓的横冲直撞,应该疏导而开,向四周分散开来,道法自然!”

这就像一层窗户纸,被龙青云窥得了窍门,此时的龙青云简直是一通百通、触类旁通,慢慢地引导周身真气在奇经八脉上游走。

半斋茶功夫。

龙青云脸色渐渐平和,双眸呈现澄明之态。摩星剑法在脑海中游走开来。

龙青云一连试了几遍,剑势愈来愈醇厚,简直是酣畅淋漓、荡气回肠,呈现魄力沉雄之概。

龙青云大为感概,不知不觉中,自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岂料大难不死。

摩星剑法浑然大成。

蓦地!

有人惊呼:

“建康府到了!”

陆小凤的心绪,也随着飞舞的蝴成功”的企业,还举办的“前员但是他目光却并未因之而从那绝心里就算有重重心事,但只要闭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使与恶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