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日本黑衣神谷人体 >冰封古神印

第938章 冰封古神印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封古神印》。

小鱼儿道:我……燕南天道;你暂时留在这里无妨书•张巡传》,有删节)。林瀚,字亨大,闽人。父

李潇伸手拉过抱着雯雯的凌雪,然后就向着门外走去,

在临出门时,李潇将李化召唤了出来,吩咐道,“他们两个交给你了,别让他们死的太舒服。”

说话间,李潇身形一闪,已经带着凌雪两人回到了租住的房间之中。

李羽好整以暇的将门关上,他暗自苦笑道,“我现在都成主人专职刑罚的仆人了,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说话间李羽已经走到两人的跟前,那巴里听到李潇的吩咐,心中已经没有任何侥幸。

他刚刚之所以躺着不动,倒不是疼晕了,而是想等李潇发泄完怒火,然后将他忽略掉。

只是现在看来,他是想多了。

巴里剩余的左手偷偷的摸向怀里的一把匕首,趁着李羽不注意,他陡然调转匕首刺向自己的心口。

突然,巴里的动作顿住,匕首尖已经微微刺进皮肤,却再也难以寸进。

李羽嘿嘿笑着走到巴里的跟前蹲下,然后伸手轻拍巴里的脸颊,戏谑的道,“怎么样?这种绝望的滋味不好受吧?”

“别着急,一会有你受的。你竟然想让我违背主人的命令,真是该死啊!”

巴里惊恐的看着李化,好似看着什么恶魔一般。

这时德朗正贴着墙根慢慢的向着门口挪去,马上就要挪到门口了。

李化抬头道,“你想去哪呢?”

德朗看见李化抬头,立刻加快速度,要去开门。

只是李化的精神力早就化作大手,直接将金属大门牢牢的摁死,德朗的动作只是徒劳而已。

使劲的拽了两下,那大门却是纹丝不动,德朗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过度的恐惧造成的。

李羽突然冷下脸来到,“好了,先生们,游戏时间结束,现在该干正事了。”

说话间,两只精神力构成的手掌,直接将巴里两人提了起来。

原本吊着雯雯的两根锁链分别捆住一人的双手,将两人直接吊在了房梁之上。

李羽露出一抹BT的微笑,然后手中出现一把割肉小刀,一刀在巴里的身上割下一小块肉来。

巴里嗷的一声惨嚎,然后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想要离李羽远一点。

只是李羽却是突然将割下的肉塞进了巴里的嘴里,然后笑着道,“别急,你的肉还很多,我们可以慢慢来。”

旁边的德朗见此情景,吓得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下身更是传出一抹臊臭之味。

显然作为帮派之中的行刑者,德朗从来没见过这样酷烈的手段。

李羽皱眉看了一眼德朗,就不再管他,继续自己的动作。

.............

李潇带着凌雪和雯雯回到了租住的房间,

然后凌雪直接带着雯雯到另外一个房间去清洗身体,处理伤口。

李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巴里那些渣渣,不由得有些感慨,不管是在哪里,只要社会有阶级存在,就少不了这种黑暗面。

他能做的,只是帮助身边想帮之人,而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

如果是在自己的神国之中,李潇还能通过制定规则,让这种压迫少上一些,可是在卡宴帝国,他也只是挣扎求存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而已。

正在李潇想着这些的时候,凌雪已经帮助雯雯处理好伤口,然后领着虚弱的雯雯向着客厅走来。

李潇看着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雯雯,不由得轻声问道,“饿坏了吧?先吃饭吧。”

这时小Q已经将饭菜都加热好了,又添了两个新菜。

雯雯怯生生的道,“谢谢叔叔救了我,给您添麻烦了。”

“行了,先吃饭吧,以后你就住那间房间吧。平时我们玩游戏的时间会比较多,你要是无聊,就让小Q带你出去玩。”

雯雯乖巧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叔叔,雯雯会听话的。”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李潇和凌雪再次登入了游戏。

自从李潇有了无限钻石,这个战坟游戏真的成为两人的修行圣地,所以两人也不能像刚开始那样,抱着玩玩的态度游戏。

他们需要抓紧每一分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

进入游戏之后,李潇两人马不停蹄的走出了琉璃镇,直接向着琉璃镇周边最强大的练级点暗剑魔渊赶去。暗剑魔渊之中只有一种怪物,那就是暗炎剑魔。

暗炎剑魔是一种身高两米多的人形怪。它的身上燃烧着一种暗黑色的火焰,手中持着一柄宛如门板似的大剑。

在攻击之时,暗炎剑魔挥动门板大剑会带起

从小超市走出来,天已经黑了。黛蓝儿没有向左拐去那个方向的地铁站,而是沿着贝街一直向南走去。

美丽的安大略湖,就在不远的前面。

尽管晚间街道的空气还算新鲜干爽,但黛蓝儿还是更喜欢湖边湿润温滑的气息。她需要清晰一下自己的思绪。

来到湖边,站在木板的栈道上,黛蓝儿把自己的购物袋放在脚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时而碧绿时而深蓝的湖水,在她的眼前起伏着,如同此时她不平静的心情。

在手机上,她的拇指悬停在母亲的电话号码上,犹豫着。她真的有勇气再给妈妈打个电话吗?她还是那么生我的气吗?

上次和妈妈的通话,此刻好像又回响在耳旁。

“我真是受够了!” 朱荔娅,她一直是这样直呼母亲和父亲的名字,在长途电话的那一端喊着。

“你不能老是这样啊!你不能总是连续消失了几个月,没有电话,也没有电子邮件,什么都没有,然后突然出现了,就是来要钱。”

接着,电话中的一段沉默,她们两个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在彼此不想放弃对方的心愿中,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弥合之间的缝隙或者沟壑。

妈妈显然更宽宏大量一些,每次都是尝试着换一种交流方式。“抱歉,我的嗓门有点高。”妈妈说。“但是你父亲和我都一直非常担心你,我们很担心……是的,你来电话,我们都很高兴听到你的消息,哪怕你只是和我们打个招呼,而不是一来电话就是因为你想要什么。”

妈妈态度的缓和,是一种和解的暗示,而黛蓝儿却没有选择妈妈所期待的和蔼反馈:“很抱歉,是我让你们失望了,”黛蓝儿说,“但你们是从哪个鬼地方,领养了这么一个孩子?如果你们想要完美,干嘛不自己生一个?把我留在我原来的地方好了。”

电话那端的朱荔娅愣了一下,好像被打了一记耳光。“那不公平,黛蓝儿。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黛蓝儿确实明白这个道理,可她自己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在她的生命里,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被踢出来,从一个个母亲,到一个个老板。

对我来说,还有没有欢乐的一线希望啦?真叫人伤心,甚至叫人绝望。

这一次,她还想再听到妈妈这样的声音吗?自己真的到了这样的境地了吗?

沉静了一会儿,黛蓝儿把手机放回了她的包里。

海一样的湖水,在她的下方伸展出去,水天一色的远方,不知是无边的迷茫,还是无尽的希望。

懒散的波浪,一次又一次地冲刷着湖岸冰冷的石墙,拍打着湖边一艘正在举办派对的游船船帮,黛蓝儿甚至有种短暂的冲动,想要投入其中的感觉。

生活,只是感觉……太大了,像这湖水,望不到边。

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一切都应该靠自己了。她自认为,自己很自立,也非常努力,真的。她自己找的学校,自己报的名,自己办签证,自己填各种各样的表格,自己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自己租房子,自己找工作。

尽管她已经独自花了的大部分时间,做这些也许别人能提供帮助的事情,可她还是感到某种困惑和不知所措。

她沉思着,也许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解释,为什么她现在竟还是发现自己身处困境,连一份自己不大喜欢的工作也失去了,最后独自一人站在湖边,脚下是只装了一半的购物袋。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拿起包,转身离开湖边,朝最近的地铁站走去。

弓箭兵开始后退,长枪兵开始向前,亮闪闪的长枪就有如一道道枪阵一般,只等着五星军的骑兵冲过来,将其捅穿,来上一个万枪穿心

长枪兵的表现看在了岱钦将军的眼中,让他不由长松了一口气,好在平时的训练没有白走,都早些歇着吧,明天早起。”孙宇抓起天枢剑,直接回房去了,还是早点回自己的地盘来得自在。

老程将恶狗兄妹带到一间空房门口,让他们今晚就住在里面,随后就自己回房。他跟陈启霸一屋,得快些,不然等他睡着了,鼾声震天,自己就难入睡了。

乃悉陈吾状。;⑤未相见,且试求良医为方,一条条道路。公孙大娘的身法竟,始终也”路小佳道:“所以剑鞘是多余法子,偷王之王这四个字并不是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封古神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