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冲田杏梨在线视频 >威名远扬

第196章 威名远扬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威名远扬》。

“别告诉我找不到这个人!你们都是废物吗?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港口当中继续生活下去了,你们知道的,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们这些人全部从这个港口当中消失!”一张愤怒的脸庞向着眼前的众人,洛尔罗斯大声的咆哮着。

他的这个样子与他的职业,很是有点不相符!

毕竟他可是一个应该非常仁慈的神职人员。

但是现在,他兇狠的样子,堪比海上最为兇狠的海盗。

眼前的一群人被他的样子吓坏了。

当然,这些人并非是因为洛尔罗斯的个人战斗力而吓坏,毕竟洛尔罗斯虽然是一个超凡存在,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战斗力!

寻常两三个普通人,手持棍棒把他围住,他就连跑,都做不到。

吓坏众人的是洛尔罗斯的身份!

嗯,他可是这个港口城市当中有名的神职人员。

这一点非常厉害!

别说眼前的他们,就算是这个城市的上层人员,见到洛尔罗斯的时候,也是非常尊敬的。

毕竟洛尔罗斯所属的教庭,可是一个泛世界組织!

尽管組织有些松散,而且还分为好多的部门以及管辖区域,但是毫不疑问,他们的整体实力绝对是世界最强的,之一!

寻常城市的上层面对神职人员是没什么底气的!

唯有王囯级别的上层人员,面对神职人员才有那么一些底气,而且也是尽量不招惹的!

毕竟招惹了对方,对自己而言,真的是没什么好处!

若是不招惹对方,倒是好处多多。

很多时候,王囯的上层人员管理地方,还需要神职人员的帮助。

没有神职人员的帮助,王囯的上层人员管理地方,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暂且不说,就只是一个通信问题,就能够难倒王囯的上层人员!

因为不仅是一个王囯,就是整个世界,其通信渠道都在教庭的控製之下。

当然,王囯的上层人员也有心打造自己的通信渠道,但是很显然,难度很大。

这其中有着很多的原因!

总而言之,王囯的上层人员打造不起来自己的通信渠道。

另外,还有交通方面,基本上,整个世界的陆地道路,还有海上航线,都有教庭的参与!

尤其是陆地上的道路,那简直就是教庭的专属领域。

当然,同样也有那么一些人想修建自己的道路!

但是这些人最终都失败了!

就算是有人成功,但是结果也输给了时间。

嗯,第一代人能够拥有道路的管理權,然后,第二代也能够拥有道路的管理權,但是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就未必了!

说起来,教庭就是这一点厉害!

等得起!

教庭击败对手最好的武器就是时间!

在时间的面前,无论是谁,都要败下阵来!

哪怕就算是最强大的英雄,最英明的君主,最有智慧的学者等等,最终他们全部都败给了时间,然后教庭笑到了最后。

可以说,明面上歴史最为悠久的組织,当属教庭!

没有之一!

教廷就是歴史最长的組织!

而且,据说,教庭一直以来都有着半神级的存在,虽然其从未现身过!

但是考虑到教庭的凝聚力,很多人相信这一点。

当然,至于神明,那就别想了。

普遍认为,早几千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

哪怕是存在,一般而言,不到世界毁滅的时刻,对方也不会现身的。

洛尔罗斯凝视着眼前众人,那目光充满了怒火,他内心当中满满都是不耐烦的情绪,眼前的众人若是再不能给他一个让他满意,哦!这个很难!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因此,只要眼前的这些人,只要给他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答复,他就会给这些人更多一点时间,在给他们一个机会!

但是……若是连一个说得过去的答复都给不出来!

洛尔罗斯就不能再给这些人机会了。

此时,洛尔罗斯可不是自己前来的这个地方,在他的身边可是跟着两个全幅倵装的教廷骑士。

这两个教廷骑士虽然不是超凡者,当然,超凡者还没有多成大白菜!

但是对付眼前的一群人却是完全不成问题。

甚至于都不需要两个人一起动手,就只是一个人动手,就可以轻松的摆平眼前的这些人。

眼前的这些人是一些所谓的冒险者!

那是对方自称的,在洛尔罗斯看来,这些人更应该是一些盗贼,小偷,骗子之类的存在!不过,他们的消息的确是很灵通,而且做一些私活,也比较好用。

以前的时候,他也用过这些人!

真的是比较好用!

而且一旦出现了什么事情,这些人也很好清除掉。

真的是各方面都是比较理想的存在!

只是,这一次,他失望了!

明明就只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都已经好几天了,但是对方竟然没有个结果!

他对这样子的事情,不能忍受!

而且,他甚至于开始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拿了自己的钱,然后用在了其他的地方。

<是将矛头都转向了林肖这里。

  此人完全没将林肖当回事,即便是在这时,还是冷笑着对林肖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对你刚刚说过的话道歉。否则的话,哼!”

  “那我如果不道歉呢?”林肖冷笑着。

  那男子眉头一挑:“不道歉?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林肖倒是哈哈一笑:“看来,你是将我的话给当成了耳旁风啊!没关系,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说完,他直接朝着此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本来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就不是很长。而现在林肖突然发力,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几乎也就是一眨眼,林肖就冲到了他的跟前。

  而紧接着,林肖一拳,轰然打来!

  这一拳中所蕴含的力道,可谓是相当的强大。

  那个人想要躲避,却很快地发现自己根本是避无可避。

  只听“砰”的一声,他直接中招,被林肖一拳给打得狼狈无比。

  “你,你小子敢打我!”那人气急败坏。

  林肖回答:“我不仅仅打你,还要揍你!”

  紧接着,又是一脚猛然踹了过来。

  此人又是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林肖给直直地踹了出去,摔出了舞池。

  突如其来的一幕,已经让周围那些围观群众被吓坏了。

  林肖可真是嚣张啊,完全不看场合行事。他觉得这家伙讨厌,就真的会对他发动攻击。

  那个人被林肖摔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阵生疼。

  他挣扎着就要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咬牙切齿一般地说道:“臭小子,居然敢这样对老子,你不想活了!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给我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只听一连串的声响,骤然爆发。

  酒吧里面,那些原本非常偏僻隐蔽的角落之中,此刻忽然有了一大群人冲了出来。

  “啊……”

  看着这么多的打手冒出来,整个酒吧的人都被吓坏了。

  众人惊呼着,朝着周围逃窜而去。

  只是一下子,就让酒吧里面所有的客人都跑完了。

  空空荡荡的酒吧,只剩下了这十来个打手。他们围着林肖,看上去是非常的嚣张。

  一圈一圈,将林肖给围的水泄不通。

  那男子站在林肖的对面,得意洋洋地说道:“小子,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说?说什么?”林肖冷笑着看着他,一点紧张的样子也没有。

  林肖一脸戏谑,完全没将他当回事的样子,倒是令那个人感觉心中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从一开始,林肖在他的面前,就一直是这样洋洋得意的样子。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再加上林肖现在的话,这人是真的不打算忍让了。

  只听到他一声怒吼:“是可忍孰不可忍,小的们,给我上,灭了他!”

  杀——

  刹那间,所有的打手都杀向林肖。

  “这下子他该倒霉了……”李玉龙目睹这一切,倒是暗中想着。

  然而就在这时,却突然听到一连串的惨叫发了出来。

  循声看去,竟然是那些个打手,都纷纷东倒西歪地飞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全部被打翻在地。

  而林肖此时,却是直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甚至很多的人,都没有看清楚他刚才是怎么出手的。仿佛也只是须臾间,林肖就将群敌给彻底击溃了!

  很快,这现场也就只剩下了一个最开始惹林肖的人孤身站立了。

  他静静地站着,身子也是不住地颤抖起来。

  林肖这个家伙也太恐怖了吧?这么轻易地,就将自己的手下给全部打败了!这还是人嘛!

  他的心中这样想着,一股寒意便油然而生。

  缓步后退了几步,此人就颤声问林肖道:“你,你想干什么?”

  而现在的林肖,却是带着一脸的鄙夷,缓缓地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已经和他脸贴脸了。紧接着,就见他冷冷地笑着回答:“你说,我想干什么?”

  突然,直接出拳!

  林肖一拳直接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狠狠地砸了出来。

  面对他的这一拳,对方根本就像是一个蝼蚁一般,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过这个人还是有躲闪的本事的,眼见林肖一拳砸来,他立刻就一缩身子,躲避林肖的攻击。

  只是,林肖却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这一拳非常的快,可谓是又快又狠。一瞬间,就直接砸在了此人的身上,将他给猛地打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他刚才就吃了林肖一击,现在又来了一击。

  这两拨攻击之下,直接就让此人晕头转向,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而这个时候,林肖也没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个纵身来到了他的身边,紧接着一伸手,就将对方给从地上提了起来:“我就想要知道,是谁给你们这些人胆子,跑到这个地方来撒野的!说!”

  一声断喝,就将此人给震蒙了。

  他的脸色煞白,完全不敢和林肖面对面。

  “你、你……”此人的口中,也更是支支吾吾了半天,却完全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叶孤城道:好剑。西门日子过未多久,森林中

胸围34c 头发上没有任何洗发水的味道,没有用过护发素和啫喱水,却打理的非常整齐,说明戴的是假发!

苹果脸,戴着平光眼镜明显没有度数,香水的味道是三年前夏天出的最新款,当时的价格是一千八百元,作为职业对化学物品的排斥感,大概三天到一星期或者特殊场合会用一次。

性别女,职业京西市甲级医院康复科医生,没有戴手表,手腕没有勒痕,手指没有戴着戒指,手很白,指甲缝中有少量的麻辣味道,右手中指尾端有戴过饰品类戒指的痕迹,躺在病床上的男子,在女医生贴着他的身体为他拔针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双眼未完全睁开而是微眯的瞥了一眼女人后下出的部分结论。

女医生走后,病床上微闭双眼的男子,在用自己的腹部感受了一下女人的体重之后默念着,体重100到110斤左右,身高168cm,穿的白色新款运动鞋,黑色复古风格长裙,贴着自己身体拔针的时候呼吸加快两个节拍,走道步履轻盈,没有太大的声音,说明家庭教养不俗,并不爱慕虚荣却有着不俗的品味。

呵呵,离开的时候回过一次头看我后,脸颊还带有一些微红!

看来这一辈子我长得应该还可以吧,至少对一个

______"大学刚毕业还没有多有多久的年轻女孩"有一定的“杀伤力”...

躺在病床上的男子,就是喝了一碗凉透了的孟婆汤后。重获了新生的前世衰仔小青年,他拿起床头上的病历板翻看着这一世他的信息然后就不淡定了。

姓名:金无忌 男20岁 病情脑震荡 住院观察中,原因车祸发生时被安全座椅弹出驾驶舱,体重155斤,身高182,无不良嗜好。

特殊备注:父亲金三数———天国能源与生物科技公司,牛13集团董事长...(此处省略一千字的公司背景,三千字的天国关系网,总之这家族很牛逼!!)

最关键的是最后一行写着:病人需要的时候可以为其提供一切服务!!!瞪红了双眼的小青年不安定的骂道“我擦嘞!老子今生是那个没人性的金家大少爷?…那这辈就让我这个五讲四美三热爱,高智商不愿犯罪的有为青年,替你做一辈子的纨绔少爷吧!”

“嘻嘻嘻...这医院可以提供一切服务吗?...嘿嘿嘿本少喜欢!”

作者警告男主!这是爽文不是三俗!!

地府: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孟婆坐在奈何桥上,一边脸色慌张的咬着手指,一边时不时的问着在桥头来回踱着步子的金人光头男。

思索片刻后男子说道:“你先去找判官,把事情和他说清楚,这事和他也脱不开关系,既然横竖都是惹祸了,反正是法不责众,索性把事情闹大一些,那个老油条看在我的面子上,会教你怎么做的,我和黑白无常先用佛道之力和鬼差之力去凡间红尘界看看能不能把他抓回来!”

“这...这怎么行啊天人鬼三界不能相通啊,如果你们去了就回不来了啊!”孟婆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的三人。

金身男子有些宠溺的说道:“我要是回不来了,你就多喝几碗孟婆汤把我忘了吧...男人嘛就应该替自己的女人分担一些...”然后给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前平后翘的知性女子留下了一个帅呆掉渣的背影,三人就离开了冥海。

只是出了冥海的瞬间金身男子拿出了墨镜戴在脸上,无耻的邪笑着说道:“这回小爷我总算离开这鬼地方了,真可谓是抛弃万界鬼,去泡五行妞儿啦ε = = (づ′▽`)づ...”

“红尘界的三千繁华啊老衲又回来啦!!...”

心中又不由得骂道:“要不是当初老衲我信了我姐夫他老人家那句鬼话,害得我在地府能呆这么久吗?...”

很多年以前八世金身,八戒缺一而守七戒的光头男,看似其貌不扬的他,却曾是个差一步就能去了西天极乐净土的半步金身佛。

但是因为这家伙轮回了七世都没有戒了色这条佛戒,但又因为其有佛缘在体,再加上前面七世都铸就了不灭金身的他,又不能再改去修炼道法。

后来在第八次光顾地府的时候地府第一神亲自接待了这位“奇葩”!!那天地府第一人说道: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啊,你能不能让你姐姐省点心啊?你轮回八次,我就要用私房钱给你小子消灾八回,这年头单纯的人界之人都懂得杀熟了,你以为福,禄,寿,姻缘四圣就不懂嘛?”

吊儿郎当的听着自己姐夫,一顿教滔滔不绝诲的光头金身男,不耐烦的说道:

“姐夫啊!…您就别很我诉苦了,您堂堂地府第一神,十殿阎罗之首,您觉得我会相信您会在意拿点香火钱吗!?”

看着有些恨其不争的自家姐夫光头金身男子又说道:

“先不说我这八世为人,给您从阳间红尘界带了多少好东西吧,就说说这几百年的轮回香火钱里您偷着摸儿的攒了多少私房钱呢?都围了过来,个个都是心有余悸的看着苏景:“好小子,我还以为你会躲不过那一剑呢。”

“命大,运气好。”苏景苍白着脸苦笑。

“你小子,可不要再干得这么凶猛了,万一下次再引起一名玄通境后期的高手乃至地玄境的强者来对付你,可就没有这种运气了。”

糖糖俏脸严肃的对苏景道,此时的糖糖同样是浑身浴血,身上找不到丝毫女儿家的柔媚,只有刚毅和英气。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苏景也知道之前自己以一敌三在小范围战局内着实是有些疯狂了,可自己若不挡住另外两人,让他们去攻击其他人,只怕对己方的放线会有不小的冲击。

或许两个玄通境初期巅峰的敌军所带来的冲击算不了什么,可一旦积少成多,只怕也会有着极大的影响。

“好了,苏景消耗不小,先让他自己调息疗伤吧,我们也抓紧时间好好恢复一下,这一战,可还有得打呢!”什长熊厉开口道。

岐国北府军精锐疯了一般的派出两支堪比破锋营的队伍不知用什么手段绕过了他们前线九座雄关出现在这里,就是抱着覆灭他们破锋营的目的来的,如果不能挡住对方连绵的攻势,这一次可就难了。

众人点点头,各自散开,寻了一处空地,开始调息疗伤。

苏景也寻了一处空位背靠着崖壁坐下,这大半日的激战,他身上伤口不少,刚刚左臂又添了一道伤口,累积起来,也是不轻了。

闭目盘膝,“浑天真功”缓缓运转开来,玄气在体内经脉中搬运周天,不过在运转到身上伤口之处时,却是有着些许郁结之感。

好在玄气本身就具有疗伤温养的功效,这些皮肉伤在玄气力量的滋养下,也开始缓缓的在恢复着,甚至最开始左肩上的那道刀痕,此时已经彻底结痂了。

玄气艰难的在体内搬运周天,猛然之间,苏景只感觉丹田之中的玄气之核轻微一震,一股玄异的波动散发出来,整个玄气之核就在这一刻明显的涨大了一圈,一股浓郁且精纯的玄气瞬间从中涌出,并顺着周身经脉迅速的流转到苏景的四肢百骸。

嗡!

盘膝而坐闭目调息的苏景体表骤然冒出一层细碎的气芒,气芒流转,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圈三尺大小的护体真气,甚至他身后的山壁,在这层护体真气出现的同时,也是悄无声息的顺着护体真气的轮廓凹陷了进去,至于原本的山石,则是化作了细碎的粉末,簌簌而下。

“浑天真功”,第九重!

连翻的激战之后,苏景的玄气接连受到锤炼、精煅,不断精纯的玄气终于是让苏景那本就已经达到第八重极限的“浑天真功”彻底跨入了第九重的层次。

作为地级之下第一功法,“浑天真功”在达到第九重之后,拥有种种不思议的妙用,不仅攻防之力合二为一大大提升,就连本身修炼出来的玄气,也拥有着极强的疗伤之效。

可以说,达到第九重之后的“浑天真功”,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足以媲美一些修炼有成的地级低阶功法了。

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苏景看向身上几处伤口,却发现大部分伤口此时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只有最新的左臂剑伤还有一道血痂。

“嘶,苏媃姐姐传给我的这浑天真功竟然如此神奇,居然还有着这么强效的疗伤效果,真是太厉害。”

看着身上各处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的伤口,苏景心中暗暗道。

正当苏景准备起身和木子等人交流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脑海中猛地升起一股浓浓的晕眩,脚下一软,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扶着旁边的山壁缓缓坐下来,苏景再度变得苍白起来。

“是......精神念力消耗过大。”苏景眉头静静一皱,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情况。

之前为了抵挡那名玄通境后期的白袍军士卒的攻击,苏景情急之下调动了九成以上的精神念力,并且无意之中顺着那“五雷正法”神通中的口诀结出了半成品的“五雷正印”,终于是化解了那剑气的威胁。

只是那一番的碰撞,却也是让苏景的精神念力近乎消耗一空。

随后在苏景修炼玄气调息的过程中,又无意识的调动残余的精神念力辅助玄气的运转,致使剩下的精神念力再度被消耗。

两番结合之下,竟是使得苏景的精神念力几近枯竭。

能坚持到现在才出现反噬,已经算得上是苏景根基扎实外加天赋异禀了。

艰难的以五心向天的姿势重新倚着山壁坐下,苏景开始默念得自地宫邢国国君留下的精神念力修炼之法“神炼诀”。

“神炼之法,在乎煅神,神者,人之百精之魂、百气之魄也......”

随着口诀的运转,苏景只感觉天地之中一股清灵之气顺着头顶百会穴渗入自己脑海元府之中,徐徐转化成自己的精神念力,脑海中的那股眩晕之感,也随之缓缓消散。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威名远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