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足奴 > 未曾放弃

第820章 未曾放弃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未曾放弃》。

“撤军!”随着一声令下,南熵大军有条不紊的撤出了瓮城境界。

  黑暗的房间内,没有一丝光亮。

  冰双膝跪地,望着黑暗中蓝少枫冷俊的侧脸,未敢发一言。

  “谁是你的主人!”蓝少枫冷冷道!

  “少主!”冰还是忍不住幽幽道。

  “私自攻城,该当何罪!”蓝少枫反手捏住冰的下巴,冰冷的气息让冰忍不住身心发颤。

  “王令!冰不敢不从!”冰不敢直视蓝少枫快要喷火的眼睛。

  “王令!大得过军令吗!”蓝少枫松开手冷冷道。

  “属下该死,甘愿领罚!”冰幽幽的看向蓝少枫道。

  “好!”冰没料到蓝少枫会想也未想的同意!

  “我从小跟着少主,早已将少主视为至亲了,少主也视我为己出,委以重任,是我无能,辜负了少主的重托。以后我不能在您身边,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冰说到动情出,忍不住声泪俱下,作为女人她早已暗暗喜欢蓝少枫,但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本以为蓝少枫会顾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饶过她,可她错了,一个从小没有母爱,对自己都残忍无比的人,他会轻易念情?

  “这些话你可以留着跟蓝离慢慢说!”蓝少枫意味深长的看向跪着的冰。

  冰闻言顿时停止了哭泣,脸瞬间变的苍白,连嘴唇都开始发抖起来。

  “少主,你是何时知道的!”冰连说话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很早了,早的已经记不清楚了,机会给了你无数次,你却不好好珍惜!想死很容易,想活也不是不可以!”蓝少枫淡淡笑道。

  “我想活,想活…”冰放弃了一切尊严,匍匐到蓝少枫脚下道。

  蓝少枫指尖一道红光,轻轻拂过冰惨白的脸颊。

  顺着红光冰一声惨叫,突然她又如厉鬼般弹起,扑向蓝少枫!

  一道红光瞬间穿透她的心脏落回蓝少枫指尖,渐渐隐没。

  “为什么,你为什么…”冰怒目圆睁的直直躺了下去,不一会便断了气。

  “背叛,只能死!”蓝少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侧的澄江全程面无表情!

  熵王冷冷的看着立于殿前的蓝少枫。

  一旁的蓝离满眼讥讽。

  “也罢!龙虎师能解困你功劳不小,但攻打瓮城失利过也很大,功过相抵!你可有异议!”熵王收回目光,柔声道。

  “无异议!”蓝少枫淡淡道。

  “那就好!攻打北泽也不在这一朝一夕,眼下枫儿你的婚事,才是重中之重。东麓王的小女儿,逸阳公主与你早有婚约!现在也到了该婚嫁的年龄!下月逸阳公主就会来到南熵,到时你可要好好陪她!”熵王露出慈爱的表情道。

  “父王统一天下的霸业未成,儿臣又怎敢成家立室!”蓝少枫眼中闪过一丝波澜道。

  “王弟,你娶了逸阳公主就是给父王的霸业助力,何况,你早已过了娶妻的年纪,一直拖着不娶,惹人非议呀!到时城中谣言四起就不好收场了!”蓝离傲慢的眼神掠过蓝少枫冰冷的侧脸。

  “谣言,煽动谣言可是你的强项,此次进攻瓮城,若不是你为了解救虎骑营,父王怎会下旨撤军!”蓝少枫冷冷的看向蓝离道。

  “父王英明决断,又怎会受人蛊惑,何况我说的本就说事实!是你说崔梁怯懦,只守不攻,且无援兵,可瓮军早已备好增兵,那日又天降奇兵,打的我军节节退败,若不止战,我军定会伤亡惨重!到时城未攻下充满了新鲜感。

赤雪阁主继续带路,沿阶而上,终于来到了一处幽境的庭院,庭院门口有两名琉璃宫的蓝衣弟子把守着。林晓锋见了,顿时又是一阵惊讶,因为这守门的两位蓝衣弟子,居然也都是大剑王之境的剑道者。

要知道,在山下的云荒小国,大剑王之境的剑道者可是千金难求,王者中的王者。山下如王者一般的存在,到了这山上,也就只配守门而已。林晓锋不禁心中一阵暗暗唏嘘,山上山下还真是天壤之别。

“快去禀报祖老,我将我们少主林晓锋带来了。”赤雪阁主接着对其中一位蓝衣弟子说道。

蓝衣弟子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他便跑了出来道:“祖老有请。”

赤雪阁主顿时朝林晓锋点头示意,接着率先踏步前行,不想才踏出一步,就被这名蓝衣弟子给拦住。

“怎么回事?”赤雪阁主顿时不悦的皱眉沉声问道。

这名蓝衣弟子顿时躬身道:“阁主容禀,祖老有言,只允许这位林晓锋一人进去。”

赤雪阁主听了,顿时眉头皱得更紧,似乎有些担心。琉璃听了,顿时很是不悦的道:“难道就连我也不能一起进去吗?”

这名蓝衣弟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琉璃见了,顿时一声冷哼,她接着转头对林晓锋说道:“现在只能你一个人去见蓝祖老了,不过你放心,即便蓝祖老看不上你,我也会求我身为琉璃宫宫主的师父让你拜入我们琉璃宫的。”

林晓锋微笑着点了点头。

琉璃的好意让他很是感激。

林赤雪接着也朝林晓锋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去吧!我会等在这里的。”

林晓锋嗯了一声,琉璃顿时也跟着说道:“我也会等着你出来的。”

林晓锋再度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便跟着其中的一位蓝衣弟子进入了庭院。一进入庭院之内,林晓锋顿时又是一阵惊讶,原来林晓锋惊讶的感受到,整个院子里都充满着流转不息的剑意。就连他脑海中的如花顿时也忍不住惊道:“好浓郁的剑意,这恐怕是快要从剑圣之境突破到剑神之境了。”

林晓锋听了,顿时一阵咂舌,剑圣,剑神,这些可都是高不可攀的强大存在,以前也只存在于他林晓锋的脑海之中而已,今天便要亲自见一位强大的剑圣之境,何为剑圣之境,他林晓锋无从知道。

进入这庭院之内后,放才知道了一点,强大的剑圣之境,最起码便是有着无可匹敌,流转不息的浓浓剑意。

随着越来越靠近,林晓锋便越发清楚的感受到四周流转不息的剑意,仿佛只要对方心念一动,四周流转不息的剑意立马便会化作万千剑气,身处在如此浓郁的剑意之中,完全便是只有死路一条。

脚步声沙沙,林晓锋的心顿时不由自主的忐忑起来。

穿过两道拱门,终于来到了正堂。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人正端坐于高台之上,明明一身剑意流转不停,林晓锋却是感应不到他的修为境界,林晓锋心想,想必这位老人就是蓝祖老了。

这位蓝祖老有着一双深邃的老眼,绽放出阵阵精光,他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林晓锋的身上,林晓锋只觉被看得心中直发毛。

蓝祖老紧紧的盯着林晓锋看了十息的时间后,方才开了口,声音很是中气十足的问道:“你,就是林氏最后之人?”

“是。”林晓锋点了点头道。

“你的事情,我从林阁主哪里听说了,你现在有了大麻烦,只有拜入我们琉璃宫,方才可以暂时躲过这些麻烦。让你拜入我琉璃宫并不难,然而为此,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蓝祖老接着不急不徐的说道。

“什么条件?”林晓锋接着好奇的问道。

就好象罂粟花那邪恶并美。现在,他们已是死而无

我凝望着远方天际一道血红的朝霞,说道:“晚了一步啊!”

“只是晚了一步。”

“林坤,你也别太自责了,要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错,我当初就已经把那女的给撂倒了……”

“胖子,你别说了,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找到诸葛龙云留下的唯一线索,他对那个英国传教士的研究应该是没有公之于众的,如果是秘密研究,那这些成果他一定妥善保留了下来。”

黎明,血色之后,光明才会到来。

“接下来怎么办?”

“查一查,诸葛龙云还有什么亲人没有?如果他真的留下了什么线索的话,应该会通过自己的至亲保管。”

“我查过了,诸葛龙云的妻子五年前因为子宫癌去世,他只有一个女儿,目前在沈阳读大学。”程逸芸说道。

“女儿,沈阳。”我点了点头,“这样一来我们必须分兵出发,一路跟我去西藏,一路去沈阳找人。”

“我们只有三个人,怎么分?”果胖子疑惑道。

“这样吧,我和逸芸一组,胖子,你先去沈阳,到了那里我会叫倩姐来跟你回合!”

“记住,如果诸葛龙云的女儿真的知道什么,那英国人甚至古藏教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胖子,你这一次务必要把人保护好,不得有失!”

“你就放心吧!”

我们在北京过了一夜,第二天便匆匆离别,我与程逸芸飞到拉萨, 由陆路经羊八井及当雄地区,再改乘船过纳木措湖,下船后步行一百公里才到了麻王沟山区。

通过宁兔子的线索,以及诸葛龙云遇刺事件,我逐渐理清了一部分线索,麻王沟的屠村事件多半是英国人干的,而霍心兰他们却对我们隐瞒了这一点,冶和平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一步棋估计又是在拿我们当炮灰。

“冶和平和霍心兰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差点把我们给糊弄了过去,英国人为什么要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看来他们早就是心照不宣了。”

“那我们这次回来,霍心兰是不是也会有所行动?”程逸芸问道。

“这是肯定的,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合作伙伴,龙骨堂跟735所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同盟关系,尽管彼此暗怀鬼胎,但是目标是一致的。”我笑了笑,“宁兔子说攘外必先安内,我现在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难道是英国人?”

“不仅仅是英国人,还有古藏教,这里,这块广袤而古老的土地,必须,也一定只能掌握在人民手中!”

“这是什么意思?”

“任何外来入侵者或是逆历史潮流而行的势力都不可能统治这片神圣之地。所以,我们双方各自的利益而言相比于这一点而已,确实是微不足道!”

我们的猜想确实没有错,霍心兰像甩不掉的尾巴一样,很快便找到了我们,她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偛傟喇嘛并不在圣王窟,而是在康定一间寺庙当中做住持。冶和平要求我们乔装成拉货进藏的车队,秘密潜伏调查偛傟喇嘛。

于是我们前往大鹏金翅山的计划只好暂时搁置,我们驾了四辆卡车,沿着川藏路,一去千里。

到达甘孜州首府康定,天色已暗。蓝天白云雪山草原美不胜收之景、奔放豪迈纵马驰骋、青稞美酒、佳人起舞。

“林坤,我们这次除了要去调查偛傟喇嘛之外,还有一个任务。”霍心兰对我说道。

“愿闻其详。”

“密访康定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我诧异道,“为什么要去那里,那里有什么重要线索吗?”

“你是个聪明人,既然你们找到了诸葛龙云这条线索,就一定也知道英国人已经参与进了这件事,麻王沟的事情我确实对你有所隐瞒。”霍心兰倒是直接,一点没有避讳,“这座精神病院位于康定市以北三十公里的山中,由部队把守,戒备森严,对外秘而不宣。病院收容的都是重型精神病人,除此之外……”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精神病人跟麻王沟有关系?”

“这里有个病人,代号‘8624’,此人是浙江金华人,三年前到西藏旅游,在昌都失踪。后来他突然出现在拉萨,见人就咬而且力大无穷无法制服,警察赶到之后开枪将它制服。”

丈余高的厚实铁门,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端枪站岗 ,“站住!”士兵横枪拦车。

霍心兰出示证件,士兵立即肃正敬礼,摁下警卫室电机钮,“圹—”锈重铁门磨地,钝声铿然,门缓缓地开了。

子夜,精神病院一派死沉。

从铁门而入,只有一条两丈宽的泥路弯弯曲曲地伸向前方浓黑幽然之中,周围黑林森漫群山环绕。昏浊的车灯映得前方森幽的密林变怪扭曲。

我声音有些低沉:“病院

三名紫服老者将云花城之人全部灭杀,却对那诡异的迷雾敬而远之,甚至以人类的尸体换取与诡异迷雾的和平共处。

曾经,他们也对迷雾出过手,但没有丝毫用处,他们甚至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他们便与迷雾中的诡异存在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要迷雾不朝着玄龙皇朝扩张,那么他们玄龙皇朝便不干涉迷雾。

“没想到这枚紫金葫芦竟然落入我等手中,看来天命在我玄龙皇朝。”一名紫服老者哈哈大笑道。

“听说这个古风不但有紫金葫芦,还有一株神树之......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未曾放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